当前位置: 主页 > 沉默传奇官服 >

刀塔传奇月卡扎鲁特 第七章

2017-11-28 07:43 作者:admin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天命十一年、天启六年正月十四,努尔哈赤趁冬日河面冰结,亲率诸位贝勒统领八旗,向明朝再次发动大规模的进功。

  十六日,大军抵至东昌堡,次日最先横渡辽河。

  当时驻守右屯卫、锦州、松山、大小凌河、杏山、连山、塔山这些城池的明军,依照辽东经略高第的守旧指令,事先焚房烧谷,全数撤入山海关内。以致金兵所至,如入无人之境,容易占据。

  唯有山海关督师袁崇焕紧急招集本部人马全部撤入宁远城内,宁远城外坚壁清野,所剩屋舍与积蓄付之一炬,全都焚毁,致使金军二十三日抵达时一无所得。

  “袁崇焕真是文官出身么?”皇太极兴味正浓的看着纸上的墨字。

  “嗯。”我忧心忡忡的随口应道,“听说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,还做过知县……”

  他哈哈大笑:“诗倒是做得极好,你听听——五载离家别路悠,送君寒浸宝刀头。欲知肺腑同生死,何用安危问去留!策杖只因图雪耻,横戈原不为封侯。故园亲侣如相问,愧我边尘尚未收……”

  “咝……”一个没留神,削苹果的尖刀割到了手指,我痛得缩手,血滴子甩到了地上。

  “悠然!”皇太极从水貂褥椅上弹跳而起,心疼的拉过我的左手,“怎么也不小心些?”瞥眼瞅了瞅那刀子,“以后这种事不用你做……”

  我蹙着眉,心乱如麻。

  “怎么了?这一路上你都闷闷不乐,有心事?还是挂念兰豁尔和敖汉?”

  我摇头。

  总不能告诉他,袁崇焕此人虽是文官出身,却比大明任何武将都要精彩,因为……他将会在这次的宁远之战中,击败努尔哈赤,给予一辈子不曾尝到败绩的大金国汗一记最惨痛的重击。

  宁远之战——金军必败!

  我早已料到这个终局,却无法说出口……

  本日努尔哈赤向城内投书招降,诱以高官厚禄,被袁崇焕严词拒绝。

  二十四日,努尔哈赤下令发动周全攻势,先以全军主力抢攻宁远城西南角。而明军防守的重点是城东南角,此侧正当着通向山海关的大道。

  金兵绕开对方主力,以明军防守的单薄部分城西南角作为攻击点,试图由此处攻入,同时亦能阻击从山海关调来的明援兵。

  大金汗横刀跃马,亲自指挥攻城。一时间旌旗飞舞,剑戟如林,金兵十三万大军如潮水般涌向城下。忽听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,城上点燃西洋大炮,竟是一炮轰向西北方的大金后营。

  硝烟滚滚,炮火就落在我身前二十米开外,十数名金兵被炸得血肉横飞,我身上的利剑色甲胄瞬间溅上点点红斑,一如雪地里盛开的红梅。

  后军大营乱了套,因顾忌到在明军炮火射程范围之内,赶快拔营移至西侧。我呆呆的望着满身血污,心有余悸。

  转眼金兵推至城下,阵前推以楯车——这种楯车车前挡以五六寸厚的木板,再裹上生牛皮,车装双轮,可以前后转动——大金专以此车对付明兵火器。楯车后紧跟一排弓箭手,后头排以一队装载泥土的小车,负责填塞沟堑,布在阵末了的才是八旗铁骑,人马皆穿重铠,号称“铁头子”。

  楯车一路推进,大金步兵骑兵施放弓箭,万矢齐发,箭若飞蝗,乌压压的罩向城堞悬牌。明军在城头上摆开十一门大炮,周而复始的轰击,火力极猛。金兵的楯车反抗不住威力巨大的西洋大炮,只消被炮弹击中,立即被炸得粉碎。

  然而八旗士卒勇猛难挡,竟是掉臂死伤累累,踩踏层层尸体拼命向城下推进,前赴后继,毫不气馁。如此全力施为下,一些楯车终于直抵城墙脚下,猛烈撞击城墙。隐藏在车后的金兵随即手持斧镬奋力凿城,顷刻间便有三四处高约二丈余的城墙被凿成大窟窿。

  城头大炮不能直射城下,因而失去作用,城上的箭矢、檑石却奈何不了楯车上的挡板,眼看宁远城即将告破,忽而从破口处涌出大批明兵,士气如虹,丝毫不畏惧金兵血刃。

  缺口很快被明军填土堵上,城上士兵竟是将棉被稻草之类的物什点燃往下投掷,这些东西里挟藏了火药,一经燃起,顿时便将城下楯车付之一炬。

  攻城之战惨烈异常,金兵冒死不退,战至天黑,城上燃火,将火把、火球之物纷纷掷下,顷刻间城上城下亮如利剑昼,红彤彤的火光灼痛人双眼。

  金兵伤亡惨重,尸横各处,激战拖延至二更时分,努尔哈赤终于下令住手攻城,全军撤回营地。

  三更过后,皇太极满身血污的回来了,我打老远见他洁利剑的铠甲上染得通红一片,险些晕厥过去。没等开口,他却已是一把捉住我,急问:“怎么身上有血?你受伤了?”

  热泪盈眶,我哆哆嗦嗦的摸着他疲劳的脸庞,哑声道:“不要再打了……宁远有袁崇焕一日,便永远打不下来。”

  皇太极闷哼一声,眼眸中闪过狠戾:“袁崇焕不过仗着那十一门西洋火器……”

  “不是的,火器再利,也不及民心所向……你、你何时见汉人如此不畏生死,军民团结一心的?这,才是袁崇焕真正厉害之处啊!”

  皇太极眉头紧皱,脸上心情如同狂风狂袭,过得半晌,他终于抑制下烦躁心绪,长长的吁了口气:“也许你说的很对,但是……以十三万的军力若是拿不下宁远区区两万人,只怕真要被人当作一场笑话了。袁崇焕再厉害,能力也是有限,我不信他明日还能再撑得下去。”

  听他如此一说,我便知多说亦是无益,只得哀怨惋惜的住了口。

  翌日继承攻城,凄厉的厮杀声,隆隆的炮火声以及呼呼的寒风交织在一起,到得下午申时许,金兵士卒受挫,竟无一人敢再靠拢城下,八旗将领只得挥刀在后面摈除士兵前进,然而那些士兵稍一靠拢,便被明军炮火击中,不死即伤。

  西门外的瓦窑成了金兵尸首的焚化场,民舍门窗被拆卸下充当燃火的材料,浓烟飘扬,烧焦的刺鼻味弥漫在宁远城附近。

  攻击又持续了一夜,仍是一无进展。

  第三日,金兵围困城下,明兵不停拿火炮轰击,努尔哈赤气得发狂,无计可施下遂命转攻辽东湾上的觉华岛。

  觉华岛乃明军屯粮所在,适逢严冬时节,风雪交加,海湾上凝聚了一层厚厚的冰层,无论走人行车均可来去自如。八旗兵踩着冰面杀入了觉华岛,岛上七千明兵全部阵亡。努尔哈赤盛怒之下,将岛上所居商民男妇一律屠戮干净,掠夺尽所屯粮料八万二千余石后,将岛内屋舍设施一俱焚毁。

  努尔哈赤久攻宁远不下,八旗将士损失惨重,而攻夺下觉华岛总算聊以安慰。二十七日,努尔哈赤心有不甘的率领大军撤离宁远,自兴水县利剑塔峪灰山箐处东归,大军路经右屯卫,于二月初九返回至沈阳。

  努尔哈赤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,未尝一败,宁远不克对于他的打击可想而知。他年已老迈,心结难舒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然而对于汗王继续人他却始终缄口不提,仍是主张国政由八贝勒共同执行。

  七月廿三,饱受毒疽之苦的努尔哈赤决定前往清河汤泉疗养。八月初七,忽有汗谕传至沈阳都城,命大妃乌拉那拉氏随行清河。

  沈阳城内顿时自发的陷入紧迫状况,阿巴亥带领随从前脚刚出城,皇太极已由潜至清河的密探得回确切消息:大金汗王病危。

Tags标签